相关文章

合肥:公司以帮推广APP为旗号设陷阱 骗173人获利223万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hfhqjy.com/

据安徽网报道,APP 作为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序,可持续与用户保持联系,实行精准营销,提升企业形象,为企业带来丰厚的收益。然而,金少博、周文婷、江满红等6 人却将目光投向这块“金土地”,他们打着帮助中小企业推广APP 平台赚钱赢利的旗号设下重重陷阱,骗取钱财。日前,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以诈骗罪批准逮捕这6名犯罪嫌疑人。

上演双簧,骗钱后“金主”消失

2016 年4 月左右,赵先生注册了一个纺织门户网平台及APP。同年6 月,一名叫江满红的女士打电话给他,称安徽盈拓信息技术公司(以下简称盈拓公司)能帮他推广网站和APP 平台。赵先生来到合肥后,江满红和金少博出面接待,二人许诺,可以调集1000 个媒体免费为赵先生的APP 做运营推广,并称3 个月内肯定有效果,6 个月见收入,而且推广不要钱,推广之后,定会有商家入驻平台、投放广告,到时可赚取广告费。这之后,盈拓公司才参与盈利分成。

赵先生觉得盈拓公司前期推广不要钱、事成后才参与分成比较可信,便于去年6 月24 日缴纳了3000元的定金。谁知赵先生回到河南以后,江满红不停给他打电话,称APP推广服务只有办理10年才享有终身制推广服务,才能拿到APP 认证服务备案证书。拿不到证书,盈拓公司不能帮其招商。为了尽快进行APP平台推广,赵先生于去年6月30日又交了15000元推广服务费。

事后不久,一位自称是上海某广告公司老板的人打电话给赵先生,称要在他的APP 平台上打广告,并且一下租赁8 个黄金位置,每年支付28 万元广告费,但前提是赵先生要有APP 备案证书。见财神爷找上门来了,赵先生满口答应。他连忙打电话给江满红,要求办理APP 认证。江满红让他马上把10年推广服务的钱补齐,称当天晚上就可以办好认证。于是,赵先生转了22500元,补齐费用。

过了近半个月,赵先生才领到APP备案证书,证书上写着“中国国家互联网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APP 认证服务备案证书”。可当赵先生拿着证书再和“金主”上海某广告公司老板联系时,对方却再也联系不上了。这时,赵先生才恍然大悟,对方肯定是个“托儿”,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,便赶紧报了案。

分工明确,设下“五步连环计”

这之后,警方又接到10 余个有类似遭遇的人报案。经过缜密侦查,2017 年1 月,警方陆续将犯罪嫌疑人金少博、周文婷(金少博女友)、江满红等人抓获归案,至此,一个借推广APP 进行进行诈骗的团伙浮出水面。

2016 年5 月,金少博、周文婷、江满红等人注册成立盈拓公司,金少博任总经理,负责公司全面事务;法定代表人为江满红,监事周文婷兼职财务。公司下设销售业务部,分为四个组。

公司对外宣传的主要业务是依托国家大力倡导的互联网经济政策,向中小企业推荐APP 平台推广。但是实际上,该公司以运营推广网络平台的名义,先把客户忽悠过来,通过夸大宣传,让客户相信盈拓的网络产品有市场,最终让客户出高价购买网络推广服务,实际上这些服务根本没有实际市场作用。

据金少博交代,为骗取这些受害人钱财,他们常常采用“五步连环计”。第一步,邀请客户。公司业务员手机下载软件客户端,或者通过电脑,在一些商业网站上搜索关键词“建材”“农产品”等,然后选择一些点击量低,上线时间短的平台网站和APP。在获得这些企业的信息或者联系方式后,让经过培训的业务员采取“话术”向客户进行电话宣传推销,称盈拓公司和1000 个媒体合作,可以免费为这些企业推广APP 产品,提高APP 平台知名度,从而吸引客户到盈拓公司面谈业务。

第二步,夸大宣传。如果客户接受邀请到公司后,金少博和组长出面跟客户洽谈业务,给客户洗脑,让客户购买公司的APP 产品或服务。谎称盈拓公司有专业技术团队对客户的网站及APP 进行更新、维护、管理、宣传,提高知名度,吸引更多商户前来合作或者加盟会员,一旦网站或APP 升值,便可转让出售赚取利益。另外,还可吸引别的企业在客户网站或APP 上发布广告,客户可以赚取广告费。最后还特别提醒客户,说前期的平台推广经营都是免费的,后期只收取客户盈利的30%。

第三步,发放假证。金少博还请人注册了一个假网站,网站名叫“中国国家互联网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”,上面显示盈拓公司是该委员会的唯一会员单位,其实这个委员会根本不存在。客户按要求支付了APP 推广服务费后,金少博把他们的资料添加到这个网站里,这样客户就以为自己的APP是国家认证的。当客户索要APP 的证书,金少博就以该委员会名义,给客户出一个“APP认证服务备案证书”。

第四步,跟单续费。有些客户交钱只做一两年的推广。于是过一段时间,公司组长和业务员就会电话回访客户,劝客户如果多买几年,盈拓公司就会把该客户平台作为公司重点推广对象。一些不不明真相的客户为了得到盈拓公司“格外关注”,便掏钱多买平台使用权时间。“事实上公司是没有实际开展重点推广的,这都是我们欺骗顾客的噱头,只是想客户多交钱,多购买产品年限。”金少博说。

如果客户还是犹豫不决,这时,公司组长或业务员便粉墨登场,冒充第三方老板,使用公司内外地号码的手机给客户打电话,要么谎称要高价加盟或者高价收购客户APP 平台或网站,要么愿意投放广告,但前提是必须把APP 服务推广费10年期限续满。可当客户续费后,业务员就以各种理由终止合作,有的干脆把客户电话拉黑。

第五步,售后维护。当有客户觉得推广没有效果、只是骗钱,要求盈拓公司退钱时,金少博等人就借口各种理由,拒绝退钱。如果客户威胁报警时,就会退给客户一些费用以息事宁人。

警方初步查明,金少博等人累计诈骗173人,获利223万余元。(黄河 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宛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