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合肥老太搭顺风车遇意外不幸身亡 家人四拒赔偿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hfhqjy.com/

李家珍的儿媳李孝香给记者看老人生前照片。

 最近网上出现了“没有十万元,千万别扶老太太”的戏谑之语。如今,现实生活中却出现了这一幕——意外发生后,做好事者感觉愧疚,主动提出赔偿,而发生意外者的家属却坚决拒收,并且连续拒绝了四次!

这个故事发生在合肥市新站区磨店社区沿河村。做好事的人名叫刘士胜,是一位61岁的普通农妇。一个月前,她骑车去赶集,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了76岁的老妪李家珍。出于好意,刘士胜主动提出带李家珍一段路。

这虽然是一件助人为乐的好事,却也微不足道。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两位老人原本应该在刘家门口分开,李家珍再独自走上一小段路回家。可是,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改变了这一切,却也延伸出令人动容的感动。

就在离刘家不远的一个路口,由于意外,刘士胜的车突然侧翻,李家珍伤到头部,虽然经过医生全力抢救,但老人最终还是撒手人寰。出于人道考虑和内疚心理,刘士胜和家人主动提出在经济上给予老太家人赔偿。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,老太的家人却异口同声地拒绝了这笔看上去很“天经地义”的赔偿金,甚至连老太住院期间的费用都自己承担了下来。“人家是做好事,不能让好人没好报!”这是李家珍的家人给出的解释,掷地有声。

记者昨天赶到了新站区磨店社区沿河村采访,还原事发时的情况,更为了探触双方当事人的内心世界。

“毕竟是在我家车上发生的意外,我们当然要负责。”刘士胜愧疚地说,当时她和老伴也没多想,只要是治疗所需,他们都愿意承担。

“绝不能收刘大姐家一分钱。如果做好事还要赔钱,那以后谁还敢做好事啊?”李家珍的儿子刘国桥嘱咐妻子李孝香说。

顺路捎上祖孙俩

14日中午,记者来到沿河村。这一天,是李家珍离世整整一个月的日子。

在村卫生室里,当记者询问有没有听说过这段佳话时,医生梁发金立刻点头表示知道,“这事在村子里都传开啦!我们都很佩服。那个骑车的就是我们村主任的老伴,我这就帮你喊他们过来。”

很快,刘士胜来到村卫生室,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。

8月14日是沿河村村民去店埠镇赶集的日子。当天早晨7时许,刘士胜驾着电动三轮车去集市上置办家中所需物品。上午8时许,采购完毕的刘士胜驾车沿原路返回。行至一个名叫大李湾的地方,一老一少两个身影映入刘士胜的眼帘。“我骑过去一看,原来是同村的李家珍带着孙女小敏。”刘士胜说,当时天气很热,祖孙俩挎着沉甸甸的一篮鸡蛋,满头大汗地在路上走。“我当时就问李家珍,你这么大年纪了,还带着孩子,为什么不坐小巴。她说天热容易晕车,连去赶集也是步行的。”

刘士胜接着说想顺道捎她们一段,李家珍欣然应允。“我想这又不费什么事,再说都是乡亲,带一程也是应该的。”刘士胜对记者说。

前后四次送钱遭拒

李家珍的二女婿席时汉也向记者表示,不应该收刘士胜老两口的钱。“现在媒体上经常报道做好事好心没好报的新闻,比如的‘彭宇案’。我们平时看了这些事情都很气愤,觉得这是在伤害人的良心啊!刘大姐的出发点是善意的,所以我们家里决定不能收下这五千元钱。”

可能是觉得愧疚,在李家珍被转到省立医院南区后,李道元又找到老太家人,表示希望予以赔偿。“我说,我已经准备了2万元钱,就是给老人看病用的,他们还是坚持不收!”8月16日,李家珍去世的第二天,李道元夫妇一早带着祭品来到对方家中吊唁,并再次提出经济赔偿,家属们再次谢绝。次日,李道元在路上偶遇李孝香,又一次表达了赔偿的愿望,李孝香依然表示不用。“四次,整整四次!真是让我们感动极了!”刘士胜说,对方越是不要自己赔偿,自己就越觉得过意不去。“老人住院花了将近2万元钱,都是她家里人出的,连这个都没让我们承担!”

李家珍一家终究没有收下刘士胜夫妇的赔偿。见对方如此坚持,刘士胜只得作罢,最后好说歹说,在参加李家珍葬礼的时候,硬塞了400元“人情费”。而席时汉则告诉记者,他们家里正在商量什么时候把这钱给退回去。

邻里和睦两家更亲

9月14日下午,记者陪同李道元夫妇一起来到了李家珍家中。这是一幢普通的农家二层小楼,堂屋里装饰简单,除了一台吊扇几乎再没有其他电器。堂屋的一侧挂着李家珍老伴的遗像——老人在5年前就已去世,另一侧则摆着李家珍的遗像。李孝香刚刚给婆婆上过香。刘士胜随后来到李家珍的遗像前,双手合十,默默叨念,然后毕恭毕敬地为她上了一炷香。

李孝香告诉记者,丈夫在家排行老小,婆婆离世后,家里就她带着两个孩子生活。记者在堂屋里看见一辆落满灰尘的卤菜车,李孝香说,这辆车本来是婆婆的,婆婆年纪虽大但坚持做卤菜生意减轻家庭负担,如今人走了,这辆卤菜车也搁置了。

记者发现,面对李道元和刘士胜,李孝香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尴尬,反而和他们自然地拉着家常。“我婆婆一家,包括我的娘家,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。我们不懂什么大道理,只是想着不能让好事变成坏事,这样会坏了社会的风气。”

李孝香的丈夫刘国桥之前在东北打工,听闻母亲的噩耗后匆忙赶了回来,现在工作没了着落。知道这个情况后,李道元提出,只要刘国桥愿意,随时可以去自己女婿在肥西的工地上班。“你们不肯要钱,总要让我们为你们做点什么吧!”

从搭载老人到四送赔偿,从发现婆婆出事到拒绝赔偿,两家人到底是怎么想的?刘士胜和李孝香将各自的心声娓娓道来,在这两位普通农家妇女的心里,没有任何小算计,也没有什么大道理,她们朴素的、与人为善的内心只信一个理儿:做事就图个心安。

是自己该做的;记者在采访李孝香和席时汉时,他们也表示出了不解:“人家是做好事,咋还能叫人家赔钱?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”对他们来说,记者发出的质疑好像是一个白痴的问题。

淳朴如斯,情何以堪!是他们太傻,还是我们太聪明?

小学思想品德课教我们,扶起需要帮助的老奶奶,这只是常识,但我们偏离它太久。这个新闻的真正价值在于,让读者回归常识。(徐亮、齐晶晶、邵婧、任勍、刘玉才)